入住三、四年,开发商的承诺均未兑现,信阳这个小区的居民只好饮用井水、养狗看门,因为没有围墙,有7个出口通向外界,所以物品被偷已是家常便饭。该小区业主感叹,住在这里还不如农村老家。

 

对比:昔日宣传单上“精致的家” 是如今的“城中村”

3


45


2012年,家住信阳市平桥区农村的小伙子小董,在路边接到别人递过来的一张地产宣传单页,单页上写着位于中环路(新七大道)第八小学斜对面(铁板桥农贸市场背后)的祯祥家园小区,是“繁华都市中不可多得的宁静居所,是教育文化社区,为孩子健康成长量身打造的社区,处处都是推心置腹的人文关怀。”

 

2017815日,小董再次拿出这张皱皱的宣传单页,直言被开发商欺骗了。

 

原来,小董在2012年当年就交了10万元的订金,到2014年又交完了尾款,房款共计32万元,每平方米2800元左右。

 

“入住以来,小区路面没有硬化,没有物业,用的临时用电,洗衣做饭经常打井水。”小董说,当初买房时开发商承诺的是大产权学区房,而且水电什么的,不会有任何问题,但是等交完全款后才发现,这是小产权房,承诺的没有一项实现了。

11

走在该小区里面,东边是大片的菜地,业主可以自己种菜。从北王南依次是14号楼,1号楼下面有一口手压井,已经入住的3栋楼居民,在停水时,只好用这口井的水,风雨无阻。“小区没有专用自来水管,是开发商从附近住户的水管那里,分流过来的水,所以水压小还不够用。”小董说。

4

该小区楼与楼之间路面依然是土,坑坑洼洼,且靠边不是闲置着施工设备,就是放置了两三年的砂石。“一到下雨就积水,绕着走。”居民袁先生说,他老家在潢川县,这个小区还不如农村老家。

 

据袁先生介绍,从他们2013年搬过来时开始,用的电都是原本开发商用于施工时的临时用电,该小区居民入住之前,开发商并未安装专用变压器。“所以用电负荷一大,就会停电,家里的电器经常烧坏。”袁先生说,今年的盛夏用电高峰期,他们小区平均每天有电的时间不超过5小时。

12

在该小区一号楼3单元入口,该单元的用电配电箱,被放倒在地上,上面压着一层薄薄的木板,地上的线连着墙上的电表。墙壁上的旧电表箱处,电线随意拉扯缠绕,而新设置的电表箱,至今没有接线。袁先生介绍,当时开发商还让每住户把姓名门牌号贴在各自的电表上,为了安装时便于区分。“去年7月进行的电表改造,安到墙壁上就没了下文。”

10

7


1号楼用电情况更危险的是3号楼,用电配电箱被放置的南墙的墙根,上面没有任何遮挡物,周围也没有被隔开,任何人随时都可以打开。

 

8

66


据袁先生,已经入住的3栋楼,共有120户,其中入住的有84户,装修好而没有入住的是大约有15户,其余的还没装修。在住户装修之前,会跟开发商缴纳2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装修保证金,虽然承诺的是装修完退钱,但没有一户收到了退款。

9


除了小区内的配套设施不全,开发商承诺的“教育文化社区”,对业主来说,也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。因为是小产权房,业主没有房产证,也没有正规的购房合同,所以并无学区房一说。“我们的孩子,都是掏钱给附近的小学交借读费才可以入学。”一陈姓大姐说。在业主聂先生拿出的《房屋认购协议》上,开发商承诺给办理房产证。

 

现状:经常丢东西 养狗看门

 

据该小区业主介绍,开发商的名字叫彭俞茳,彭俞茳与人合伙开发的祯祥家园小区。袁先生介绍,因为水、电、财产安全、装修保证金的事,住户跟他交涉了三四年,最开始彭俞茳还接电话,而今电话不接,短信不回,也见不到本人。

1

据了解,由于该小区没有围墙,没有物业,有7条路可以通到外界,住户丢失电瓶车的情况,已成家常便饭。3号楼1单元的业主陈阿姨,在去年9月两辆电动车同时被偷。

 

3号楼的南边是建了两层就停工的4号楼,搅拌机、脚手架等,已经锈迹斑斑。负责看工地的大叔曹汉金,在3号楼的一楼的一件房,是他的临时住所。从2012年至今,他都在这里照看工地。为了防止工地上的物品丢失,他还养了一条狗。见有生人,小狗冲着人群汪汪乱叫。“承建方让我看工地,现在还拖欠我4万多块钱的工资。”曹汉金说。

 

6

5

6

据袁先生介绍,由于一直联系不上开发商,近期业主代表们找到了羊山新区前进办事处铁东居委会,居委会在跟开发商的代理律师协商以上问题的解决办法。

 

开发商回应:问题在逐步解决 从未承诺是大产权房

 

816日,祯祥家园小区开发商彭俞茳向记者回应了相关情况。

 

关于房子为什么不是大产权的问题,彭俞茳表示,从2012年开始出售至今,从未承诺过房子是大产权房。“小产权房自然就没有学区,但是哪个业主找我协调孩子上学的事,我都帮忙协调了。”彭俞茳说。

2

有关居民反映的水电问题,彭俞茳介绍,已经跟供电公司沟通,在一号楼的西侧正在安装变压器,为的就是解决居民用电的问题。另外,关于居民用水的问题,也会逐步解决。

 

“业主入住至今没有交过电费,他们的装修保证金,我们用来交电费了。”彭俞茳透露,因为这个小区,目前已经赔了200多万元。“我们也很委屈,物业用房被人侵占,正在走司法程序。”彭俞茳说。

 

随后,东方今报·猛犸新闻记者致电祯祥家园小区所在的铁东居委会,一张姓书记表示业主反映的问题正在解决,随即不愿多说,挂掉了电话。